屏山夜谈  
生活是杂学,人是杂学家。

【Harry Potter】【乡村风】霍格村爱情故事

----------------我是第一话下片儿的分界线-----------------

其实贝拉一直不太明白,为什么自家大大能和这个油光水滑的小臭蛋搞到一块儿去,从前又没见过面。拉倒吧,卢修斯也就那张脸能看了。想到这儿贝拉忽然明白了点啥。

 

——天杀的这个看脸的世界!我感谢你八辈儿祖宗!

 

那边厢贝拉大姐怨天怨地怨声载道怨气满腹怨得隔壁寡妇红杏都出了墙,这边厢卢修斯里德尔两口子你侬我侬郎情妾意眉来眼去腻得儿子也尿了床(只为押韵)。

 

“汤汤……”卢修斯眨巴眨巴眉眼儿。

 

“还水水呢,别乱叫,啊。”里德尔坐在床上,怀里揽着他相好的不为所动的看电视。

 

“那叫什么,阿汤哥?”

 

“……咋了?你要干哈?”这么肉唧唧的腻歪自己肯定没好事。里德尔以自个儿早就没了的节操对天发四,无论卢修斯说什么他都不答应,一定要坚持看完这集《铁蛋尼克号》。今天正好演到红骷髅追求罗大盾不成,因爱生恨而疯狂报复史铁蛋的戏码,这可一定不能错过。但卢修斯一开口他就软了,没法子,就拿老邓的话说,他里德尔是豆腐卢修斯就是卤水,一物降一物,怪得很。

 

“小龙尿炕上了,你麻溜点换掉。”

 

里德尔白了卢修斯一眼,心里恶狠狠地想着敢支使我了都,今晚儿上你就等着肉偿吧;一边恋恋不舍地看着电视屏幕上,史铁蛋被追到无路可走将要跳崖的画面,一边说,“让保姆去。还有那不是炕,那叫床。”

 

卢修斯用自个儿尖尖的指头戳了戳里德尔的后腰,“让她进来干啥啊,看见你对着罗大盾流哈喇子?多丢人!”

 

“我哪对着罗大盾流口水了?”里德尔扭过头来眯着眼瞧卢修斯,内心感叹了一番自家媳妇儿真是水灵,然后面上冷冷地对他说,“你要再这么想,我就真找他去了。”

 

“……”说实在的,卢修斯还真有点怕里德尔。想当初他俩好的时候,卢修斯也是半推半就半强迫似的,就给里德尔吃的渣都不剩。这里德尔还真有点本事能让人服从他哩,威逼利诱,随随便便就得了手,他这样全村也就老邓能抗住。

 

“嘁。”卢修斯老大不情愿的穿上拖鞋下床去给儿纸换尿不湿。这个小蠢货。他嘟嘟囔囔的走过去,定睛一看那小子睡的正不舒服着呢,小小的淡淡的眉毛一皱,跟谁欠了他多少钱似的。卢修斯看着儿砸这个小贱样,忽然就被一种暖暖甜甜的赶脚击中了。

 

他的心里唱起了一首歌——“老马的子孙~哟哦~~~~爱老马嘞~~~老马嘞个爱着哟~~~他的崽哟~~”

 

不得不说卢修斯自从和里德尔结了婚也越来越鬼道了。真真是老马的脑洞十八弯,老马的脑洞九连环,老马的脑洞排队排,老马的脑洞串对串。

 

瞎想什么呢。卢修斯告诉自己,然后他亲昵的碰了碰儿砸的笑脸,高冷的对睁着一双蓝招子的儿砸说:

 

“儿砸,今儿我给你换尿片儿了。你记住一句话,吃水不忘打井人,时刻你想念你老爹。懂不?”

 

里德尔默默地扶住了脑门儿。


评论(4)
热度(23)
 
© 屏山夜谈/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