屏山夜谈  
生活是杂学,人是杂学家。

活作自己的模样

致一位Miss LEE与所有与Miss LEE产生共鸣的朋友。

*

有这样一类人:他们带着耳机,在各种你能想到的地方溜溜达达,看上去相当的桀骜。

 

有这样一类人:他们背着书包,奔波在校园的各个角落忙前忙后,看上去意外的忙碌。

 

Miss LEE 是前一类人,同样地,另一位Miss LEE,是后一类人。

 

两位Miss LEE是这样的不同,但他们又成为了好朋友。

 

 *

姑且用“”与“”代替作为两位Miss LEE 的代号吧。

 

我与她,拥有这样一种坚实的友情,着实也令彼此惊讶……或说,更让我惊讶一些。

 

我与她的初次见面,她可能并不记得,但我却记得非常清楚。众所周知的,我是一个非常注重别人外表的颜控,而Miss LEE,毫不夸张,拥有一副让我受到冲击的容颜。

 

刻薄一点说,当Miss LEE与我们共同的好友Mr Wang站在一起时,我的的确确理解了“人以群分”这一词。

 

 *

但非常幸运的,我不是一见定生死的人,她同样也有着强大的内心。在经历了半年的耐着性子厚着脸皮互相折磨互相蹉跎就差人身攻击之后,我们变成了一起笑一起哭一起吐槽生活中的苟且狗血,变成互相托付后背的老铁。

 

但在相得若此的关系之前,我对她的态度可谓粗暴。让我现在想起来,仍旧汗颜又愧疚。那时我甚至有些可怜她——可以说是“满怀春风遇坚冰”一样,热忱的提议被冷漠的拒绝,我清楚那是怎样一种感觉,现在,这使我更加的敬佩她的韧性。

 

她是消极的、忧郁的,逐渐变淡的紫色。这使我想起一种沙漠玫瑰,并非因其生长在恶劣的环境中却能拒绝弯折,而是因她其貌不扬,却能开出娇艳芬芳的花朵。

 

我们之间发生过许多事。

 

在许多事之后才晓得别人的珍贵,是一件很可悲的事情。若是换个人,遭受太多不公平的待遇——仅仅只是因为他们看不到她内在的光彩夺目——之后,或许会心如死灰,就此枯萎了。

 

世人皆喜娇花馥郁,乐见西子捧心,却笑东施效颦——若东施花容月貌,效颦一事又作何解?

终究是偏见狭隘所致。

 

诸君可知,人要活作自己想要的模样是多难的一件事?人要释放自己的本心,喜即喜,哀则哀,惧其所惧,活之所为活,不理人白眼贬斥,又是多难的一件事?

 

她是想要这样做的人,她是想要这样活的人。

 

鲁迅有句话,便是“世上本没有路,走的人多了,也便成了路。”那么,是不是可以说,“世上本没有人生的模板,庸庸碌碌的人多了,也便觉得庸庸碌碌是正该是人生。”

 

感谢上苍,Miss LEE绝不会活成模板。

她一定会活作自己的想要的模样。

 

 

 

 

-Fin-

  @墨柒柒 

 

 

 

 

评论(7)
热度(1)
 
© 屏山夜谈/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