屏山夜谈  
生活是杂学,人是杂学家。

梦回还 (车)

蓝湛/蓝涣

声明:写完之后才发现跟某首歌撞了名字。我是很少看动漫的,所以并不清楚到底是什么故事。总之内容应该没有雷同,如有雷同,那就是这个动漫太黄暴了。


###


凫水的野鸭拍着翅膀从湖中飞起来,扑棱声惊醒了游人短暂的梦。正是初夏的季节,江南也惯是多雨的,如今日一样明朗的天气倒很难得了。湿气一祛,融融的暖意便升腾上来。和着轻柔若抚摩少女发梢样柔软的风,虽缠绵一如往,却多几分生机。


云深不知处总是朦胧氤氲着的。待久了实也倦得很。


在目睹景仪思追等一干小辈拉扯着一个鬼将军今日这里踏青,明日那里玩耍,时不时和着将尽的好春光来几番击节颂歌之后,蓝涣那心里不知怎么也有些痒痒的。不过他们最近着实闹得凶了,给蓝启仁逮住几次,将将教训一番,却也收敛了许多。


姑苏的规矩确实严了些。


思及此,又不由得想去瞧瞧他那弟弟在做什么。蓝涣对着窗外一片澄净的天笑了起来——蓝湛在做什么,多半也与蓝家家规有关。他摇摇头,转眼便把正往他这边走来,兀自犹在跟蓝思追不断嘟囔着老山羊之类的蓝景仪叫住了。


「景仪,思追,你们且稍待一下。我有些事想问问。」


「啊,泽芜君…!我我我,我什么都没说!」蓝景仪还以为自个儿给人抓了现行,不由紧张起来。蓝思追暗地里不知揪了他多少下,才楞楞地想起他礼都忘了行。


「莫急,我方才也没听到什么。」蓝涣安慰似的冲他笑了笑,蓝思追便问他有些什么能帮得上的。


「这两日难得天气好,」他眯起眼来远眺一重一重的山水,「我想问问你们,可知道什么好景致、好去处的?」


「咦?泽芜君也想踏青啦!」蓝景仪一拍手,便扯着一边的蓝思追背过身去絮絮讨论起来。蓝思追跟他说了几句,便着他一个人自己去琢磨,转身来询问蓝涣,「我们近两天去的地方,多是以春景出名的。可现下已是暮春了……」






……………………

没写完,感觉自己已经是无产阶级了。

……你们不要粉我我感觉好愧疚。

暂且打个无所谓的tag 嘻嘻。就是这么没脸没皮

评论(9)
热度(60)
 
© 屏山夜谈/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