屏山夜谈  
生活是杂学,人是杂学家。

[HP] How to chase your professor (如何泡到你的教授)

这么带感的西皮,感觉自己又要爬墙了

伏地趴趴魔:

Tom Riddle日记本教你10招泡到心仪的教授。这是一个关于TR挤掉GG,成功小三上位(误!)的报社文


Tom穿越回到了更以前的过去,遇到了年轻的Albus Dumbledore。彼时,教授刚刚认识了GellertGrindelwald。


CP:主TRAD(HE),少量GGAD(BE)。Tom有轻微OOC“嘴上说着不要,身体却很诚实”的傲娇倾向


注:写在日记本上的文字都用“[]”符号引用


明明是GGAD死忠粉的我居然渣了GG写了TRAD。哈哈哈 


——————————————————————————




 在蛇牙深深贯穿日记本时,Tom Riddle感到了锥心刺骨的疼痛。日记本上的纸页因为蛇的毒液的浸染而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开始变得萎缩发黑——就像他所剩无几的生命力一样。


 


疼痛迫使他摔倒在地,余光扫过仍提着Gryffindor宝剑喘着粗气的救世主、僵死在角落的蛇怪,Tom Riddle只来得及在闭眼前的最后一刻看见匆忙赶来的那个人——


 


“Dumbledore……”Tom Riddle喃喃低语,最终失去了神智。


 


1. Get to know his family 和他的家人打好关系


 


[晚上好,Tom。我们的夜谈时间又到了。]Ariana在日记本上轻快地写着,然后耐心地等待纸页上的墨水痕迹被逐渐吸收。


 


[晚上好,Ariana。]日记本很快给出了回复,是一行漂亮的手写体,[今天又发生了些什么趣事?]


 


[你还记得上次我提到的蒲绒绒(Puffskein)吗?对,就是Ab送给我的那只。它上午一直在打嗝,Al和我只好不停地给它喂止嗝药水。吃完中饭以后Ab带我去山谷的另一侧,那边长了好大一棵山毛榉,最近结出了好多坚果。还有Al今天结交了一个新的金发朋友,来自德国……]


 


Tom吸收着Ariana附带有魔力的文字,偶尔心不在焉地回复上两句。他有些厌烦了去费力讨好一个能力接近于哑炮、什么都不懂的小女生。相处多日,除了知道现在日记本的主人Ariana有两个哥哥以外(他都懒得费心去记那些明显只是昵称的名字了),其他的消息他都一概不知。


 


[……然后Auntie Bathilda就发现了我偷偷织了一半的羊毛袜,之后还咯咯笑着夸奖我“果然是一名Dumbledore,遗传了你母亲的心灵手巧”]


 


Tom突然有那么一瞬间觉得自己被魔法击中了,无法适应日记本上刚刚写下的信息量——尽管仅在几秒之前他还觉得这都是些无关紧要的废话。


 


他看到了什么?一个Dumbledore?


 


2. Leave a nice first impression on him 给对方留下美好的第一印象


 


[我很感激你能治好我妹妹的病,虽然我猜测这只是你误打误撞地恶意夺走她魔力时所导致的美好巧合。]Albus Dumbledore的圈圈套圈圈字体十分有辨识度,更别提Tom曾看了他7年变形课的板书,[这个日记本应该是某些极端黑魔法的产物。难以相信我竟然毫无察觉地让你和Ariana接触了整整一个月!无论如何,我都不会再把你交还给Ariana了。]


 


Tom只来得及在日记本被合上之前匆匆给出一句带着凌乱字体的狡辩:[我没有恶意(I didn’t mean that)]


 


又是他,Tom不无怨恨地想。


 


也许日记本很快就会被摧毁——对于Dumbledore来说,这并不是一件难事,哪怕对方现在只有18岁。


 


3. Listen to his complaints 倾听他的烦恼


 


如果说日记本在被发现黑魔法痕迹后仍安然无恙地度过了一个星期是奇迹的话,那么Albus Dumbledore居然再一次打开日记本与他进行对话算得上是另一桩奇迹了。


 


[我知道这是一个糟糕的选择,但我觉得自己必须去找个人倾诉点什么。而唯一能够想到的、不会干涉或被卷入其中的只有你了。]


 


很好,他又被当成了心灵垃圾桶。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当初怎么鬼迷心窍没有把你破坏掉——鉴于你所表现的危险性足够威胁到我身边的所有人。]


 


因为你是Albus Dumbledore,一个虚伪的圣人。


 


[我是说……我想和你谈谈一个我认识的人,名字就姑且叫G吧……日记本,你还在吗?]


 


[我在听,你可以叫我Tom。]


 


[好吧,Tom……总之,我和G志同道合、才智相仿,我敢说这世上再也没有任何人能比他更懂我了。G规划了一个伟大的目标,为了更伟大的利益,如果可以的话我真想和他马上动身付诸于行动……]原本还因迫切的叙述而显得潦草的笔迹突然缓了下来。


 


[但是?]


 


[但是……我的情况不允许我离开家庭——你一定从我妹妹这里了解过——我需要照顾自己的弟弟和妹妹,他们还不足以抚养自己。]


 


梅林啊,要不是他现在的本体是一个不会动的日记本,Tom Riddle简直要颤栗起来。实在太让人感兴趣了,(未来)德高望重的Albus Dumbledore的琐碎小烦恼?这在他教书那会可不多见。


 


[你在犹豫,你需要权衡,是不是?]Tom迅速且一针见血地指出了问题,[介不介意来到我的世界和我面对面的聊聊?]


 


————————————————————————


 


“这实在是太令人着迷了。”Dumbledore惊叹地打量着Tom Riddle的世界。


 


现在,他被邀请坐在一个造型雅致的椅子上,正好奇地抚摸着扶手上精致的蛇形花纹,然后扭头向黑发黑眼的男生询问道:“这就是你在日记本里的世界?一个Slytherin的宿舍?你也是Hogwarts的学生?”


 


在校服上别着Slytherin级长徽章的Tom微笑着点了点头。心中却是另一番惊讶——说是惊吓也不为过。


 


谁会想到先红胡子再白胡子、向来穿衣品味独特的糟老头也曾有过这样的历史?模样温文俊秀、意气风发的美少年?


 


Tom彬彬有礼地在Dumbledore的对面落座,直直地看向他湛蓝的眼:“那么,让我们继续谈谈你的困扰吧。”


 


4. Be aware of your rival in love 警惕你的情敌


 


“所以G是指GellertGrindelwald,你的好友想和你一起给巫师-麻瓜的世界带来新的格局?”Tom眯起了眼,成功掩饰住了震惊、怒气和一丝不甘。


 


可笑,当代最强大的白巫师和第一代黑魔王居然曾经是至交好友,甚至一度想过要统治麻瓜。魔法界要是知道这个消息会受到多大的震动?


 


Tom悄悄握紧了拳头。他感到了欺骗却不知道这种心情为何而来,毕竟他从来都不是Dumbledore教授所喜爱亲近、乐意与之交流的学生,从不。


 


现在,Dumbledore正抿着嘴盯着他,似乎是希望能从Tom口中得到一个他心中隐隐期许的答案,一个本不应得到支持的鼓励。


 


他知道Dumbledore希望些什么。一个月和Ariana的相处让Tom足够去了解Dumbledore的家庭。同样作为Hogwarts百年难遇的优等生,他似乎能明白这样一个怀揣雄心壮志的年轻人不得不被家庭所拖累的心情。


 


但是他绝对、绝对不会让Dumbledore离开。


 


一想到Dumbledore和Grindelwald两人持着魔杖并肩而立、对视着大笑的场景,Tom就忍不住一种奇特的愤怒冲动。


 


阴冷的毒蛇在暗处吐出蛇信。


 


5. Sow discord between the lovers 让这对狗男男产生嫌隙


 


“你居然有这样的打算?扔下你的家人和Grindelwald‘私奔’?你的妹妹魔力仍旧不稳定,而弟弟是一个暴躁又愚蠢的在读学生。”Tom完全没想到,自己还会有一天用“亲情”这种荒谬的借口来劝阻别人。他甚至顾不上之前假意表现出的良好仪态了。


 


“这根本算不上‘私奔’,更何况我还尚未做出决定。”Dumbledore不安地低下头,绞紧了手指,赤褐色的头发衬着他脸颊的微红好看极了,“请你也停止这样形容Aberforth。他并不愚蠢。”


 


没错,你弟弟不愚蠢,他只是过分暴躁而已。Tom咽下了讽刺。


 


“你心中早已有了偏爱的抉择。”Tom冷漠地说,“能否告诉我,是哪个过重的砝码倾斜了你心中的天平?”


 


“我们的爱情。”沉默许久,Dumbledore才轻声说道,虚弱地好像那一句话用尽了全身的力气。


 


“哈,爱情。”Tom顿了顿,然后倾过上身,用一种轻柔带有说服力的语气开口了,“你还看不出吗,他在利用你。‘爱’使你盲目,Albus,它削弱了你的判断,抹去了你的理智,让你做出了本应不是你做的傻事。”


 


“从你内心深处in your heart ofhearts)①,你觉得他爱你吗?”


 


“够了!”Dumbledore猛地抬起头,锐利的蓝眼睛让Tom有那么一会以为自己又回到了原来Dumbledore教授的世界。


 


“我也是可笑,竟然和一个素不相识的人坦白这些……不,你甚至只是一个不懂‘爱’的黑魔法产物。”Dumbledore自嘲地站起身,挥动手指施展了一个无声无仗咒,然后很快从日记本的世界里消失了。


 


Tom依旧保持着刚才的坐姿,黑眼里有一道红光闪过。


 


———————————————————————— 




Dumbledore狠狠合上了日记本,将他不留情地扔向了房间的角落。


 


但懊恼马上又遍布了他的全身。梅林啊,他都干了些什么?向一个倾听他烦恼的日记本发脾气?只因为对方戳中了他最不愿意去面对的小秘密?


 


他用手捂住了扭曲的脸。Tom冷酷的话语似乎一遍又一遍地回荡在他的脑海:“从你内心深处,你觉得他爱你吗?”


 


6. Protect him from danger 保护他的安全


 


Tom是被Ariana重重写下的羽毛笔痕迹弄醒的,墨水沾得日记本到处都是,但Ariana显然没有心情关心这些了。她在尽力向日记本——她视他为信赖可靠的朋友和长辈——描述着在楼下发生的一切:[Ab…打起来...找到Tom…帮帮我…Grindelwald和Al…混乱…阻止一切]


 


[Ariana,我需要更多的力量去帮助你的哥哥。]Tom的字体依旧带着优雅从容,循循善诱的词句好像蕴含着不可抗拒的诱惑力,[你愿意把你所有的魔力都贡献给我吗?]


 


Ariana深吸一口气,毫不犹豫地抛下羽毛笔,把整个双手都紧紧地贴在日记本的纸页上,她能感到自己所剩不多的魔力逐渐被日记本贪婪地吸收干净。


 


“帮帮他。”Ariana在魔力透支倒下去时向日记本旁凭空出现的一个颀长削瘦的身影恳求道。


 


魔力凝聚成实体,Tom仔细端详着每一根手指,现在他能用它们去感受实物。


 


——他再一次回到了这个许久未曾触碰的现实世界。


 


Tom不屑地扫了一眼倒在地上的女孩,然后漠然地扭过头——现在她成了一名完完全全的哑炮,毫无利用价值。


 


真有趣。让他帮助Albus Dumbledore?Voldemort黑魔王最忌惮的对手、敢死队凤凰社的领导、未来魔法界最强大的白巫师之一?


 


这是一个除掉隐患的绝佳时机。只要自己趁Dumbledore们和Grindelwald混战激烈的时候,稍稍施一个咒语。


 


Tom捡起日记本,噙着笑意走出了房门。


 


———————————————————————— 




各色的魔咒在空中飞舞交织,怒吼声、咆哮声回荡在大厅。有那么一会儿,Albus甚至都辨别不清对面的人影是Aberforth还是Gellert。


 


“你!休想带走他!狡猾的小杂种!”Aberforth向德国人发出一道道他所能想到的最狠毒的魔咒,“下地狱去吧!”


 


“只会‘厉火(Fiendfire)’②这类的小把戏?”,Grindelwald傲慢地大笑起来,金发在空中张扬地划过,他的魔杖逐个消灭了飞向自己的咒语,“你和你胆小的妹妹都是紧缠着Albus的累赘。”


 


他在Aberforth的吼叫声中恶毒地扔出数道更为致命的黑魔咒。


 


“不不,求你们停止!”Albus冲上前为弟弟挡下几个咒语,却很快被Aberforth暴躁地推开,甚至来不及躲闪从另一个方向飞来的不详光芒。


 


Albus眼睁睁地看着恶咒向自己逼近,身体却僵在了原地。


 


——“啪!”


 


突然摔出的一个日记本阻拦了咒语的飞行路线,然后软绵绵地掉在了地上。


 


“Tom?不——”


 


7. Make him feel guilty 让他充满愧疚


 


[万幸击中你的恶咒具有强烈的针对性。它能折磨疯一个人类,而不是施过魔法的日记本。]


 


[Gellert…不,Grindelwald逃走了。没对我解释一句话。]


 


[你是对的,Tom。]


 


[Ariana的事情我无法责怪你,她还让我向你说声谢谢。]


 


[我很抱歉。]


 


8. Ease his pain 安抚他的痛苦


 


Tom再一次能从日记本里凝结出实体是数个月以后。这远远早于他的预期,要知道,不是每个魂片都能每天享受几次来自Albus Dumbledore的充盈魔力补给。


 


Tom纤长的手指抚摸着木杯粗粝的棱角,热腾腾的茶水冒着温暖的白烟,Albus有些局促地坐在对面。


 


“Hi,Tom…唔…我想说…谢谢你。”


 


“你已经替Ariana感谢过了,在日记本上。”Tom挑了挑眉。


 


“不,不是以我妹妹的名义。”Albus叹了口气,依旧避开了Tom探究的眼神,“是我想对你说。谢谢你为我做的一切,甚至是在我如此粗鲁地对待你之后。”


 


Tom没有回答。


 


“就像你所说的,我早应该看穿了G……他的面目,却迟迟不愿意面对,我被所谓的爱情蒙住了眼。如果没有你,这一次的悲剧大概会彻底地摧毁我的家和值得我深爱的家人们。”Albus声音带着哽咽,蓝眼睛有些湿润,“也许……真正不懂得‘爱’的人是我。”


 


“这并不像你,Albus Dumbledore,一个宣扬‘爱能战胜一切’论的伪善者。”Tom用极低的轻声喃喃道。然后他凑上前,身体越过窄窄的小木桌,扶住Albus抖动的肩头,在对方抬起头投来略带迷茫的视线时,他吻了他。


 


自己大概疯了,Tom·从不相信爱的未来第二代黑魔王·Riddle心想。


 


9. Gain support from his family members 得到他家人的支持


 


“嘿,那天我都看到了。”


 


Tom在树荫底下正读着《古代炼金术阵型与材料研究》——这场景其实挺可笑的,一个在树下读书的日记本。


 


他稍稍压下心中一丝的不耐烦,然后带着亲切的微笑看向来者:“Mr. Dumbledore?”


 


Aberforth无礼地翻了翻白眼:“拜托,梅林在上,叫我’Aberforth’行吗?我可不想和哥哥混为一谈。”


 


Tom抿着嘴点点头,看着Aberforth大大咧咧地走上前坐在他身旁,一副要和他攀谈的样子。Tom犹豫了一会终于不甘愿地放下了手中的书本。


 


“你说你看到了什么?”


 


“你,和他,一个吻。”Aberforth有点嫌弃地挪动了下嘴巴。Tom不动声色地把手悄悄移向了身边的魔杖——那是前几天Albus陪着他去对角巷买的,算不上称心合意,但也足够顺手地使用了。


 


阿瓦达?不,事后处理起来太麻烦了。还是“一忘皆空(Obliviate)”来的方便。


 


“所以呢?”


 


“我是说,虽然你的性格我也算不得喜欢——看上去对谁都彬彬有礼似的,但心里却不知道想些什么,简直就像我见识过的几个阴险的Slytherin”Aberforth絮絮叨叨地抱怨,Tom眼神晦暗不明地握紧了魔杖,“——但总比那个该死的、白日梦做多了还试图把我哥哥拉下水的德国佬好多了。反正,如果一定要我选的话,我宁可Albus和你在一起。”


 


Aberforth疙疙瘩瘩地说完。他稍稍停顿了一下,有些粗暴地拔着身旁的绿草,然后又补充道:“我相信Ariana也更喜欢你——所以,嗯,欢迎你来到我们家,Tom Riddle……我没叫错名字吧?”


 


Tom轻轻放下了魔杖。和煦的风拂过他黑玉般的头发,惬意极了。不远处的小山坡上,Ariana正欢快地赶着几只小山羊。


 


“不早了。一起回去吧,Aberforth。”


 


10. Now he's yours 现在,教授是你的了


 


“说实话,Tom,我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你。我必须得承认在经历了过去的事情后,已经对自己爱与被爱的能力产生了极大的质疑。”


 


“我也不相信爱,Albus。但是我愿意和你一起去尝试。”


 


——这大概是Tom Riddle这辈子最真挚的情话。


 


这一次,他抚上了他线条柔和的脸,没有遭到拒绝。


 


 -END-




 


①从你内心深处(in your heart ofhearts):此句灵感来自原著邓布利多的话,“Did I know, in myheart of hearts, what Gellert Grindelwald was?(我的内心深处是否知道盖勒特·格林德沃是怎样一个人呢?)”


②厉火(Fiendfire):又称魔鬼火焰。原著里描述它是威力强大的黑魔法,也是少数可以摧毁魂器的物质之一。(虽然原著里连克拉布这样的傻大个都使得出来,老伏的魂器放着真不安全啊…)


③其实还有几处原著改编和想吐槽的内容,但是懒得打字了,所以就这样吧



评论(2)
热度(125)
 
© 屏山夜谈/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