屏山夜谈  
生活是杂学,人是杂学家。

只听得一时间刀剑相鸣,清越碰撞之声不绝于耳。边涯只看得见幽冥闪身形诡谲明灭,游走于沐乘云剑光交错之中。

方罗星急着要走,沐乘云急着要将她留住,彼此皆无心争斗,只堪堪打了个平手,可一时间战况胶着,方罗星寻不到离去的机会,心头火起,下手竟愈发狠辣起来。

沐乘云措手不及,为其一刀擦过左臂,登时鲜血流涌,道袍袖侧一片血红漫过。方罗星见此,欲拔身決起,不料沐乘云母剑方归,子剑即出,银光一瞬,那雪亮剑身便横于方罗星颈间方寸。

方罗星只冷笑一声,转首看向沐乘云,只见那道姑面上一派冰冷,丝毫不在意自己左臂伤势一般,便嗤道,“坤道好大的杀气。”

沐乘云只抿了抿唇角,将那止杀子剑再往方罗星咽喉处移了三分。

“方姑娘此言差矣。”这眉目清丽疏冷的真武弟子略略颔首,“不仁杀道,本是天地自然。”

此话方出,边涯便看见那幽冥闪眸色一深,掌中短兵微挪,竟是被激得要起了凤凰决杀的姿势。

“坤道休要逼我!”

“贫道从不迫人。”沐乘云冷声道,“现如今,你我二人这般局面,皆是你一意孤行,自食其果。”

方罗星眉梢一挑,讥诮道,“我却不知,是谁咎由自取!”话音未落,便见她翻手结印,指尖凝力往那剑身上一弹,荡得止杀子剑向外弯去。沐乘云因她突然发难,未及反应便下意识抽剑驱影。此举恰恰正中幽冥闪下怀,于那黑影凝起时便向后翻去,使了个飞雀夺怀,便于蜃气雾影交融时隐去身形。

沐乘云心中喟叹这幽冥闪方罗星不愧为五毒教主亲传弟子,一面点了穴道止血,子剑归鞘,母剑轻吟,已是做好了苦战的准备。却不想一股劲风扑来,直越过自己,往那观战的丐帮弟子边涯直扑而去。

可怜那丐帮弟子虽伶俐,比起幽冥闪这等老江湖而言,确也少了几分实战经验,为方罗星蜃气所袭。幽冥闪一击得逞,亦不恋战,反手以薄刃勾于边涯脖颈,眯起一双凤眸,道,“我这一生所求不过是一个快意纵横,你却为何要屡屡拦我去路,囚困于我?!你我二人纵是共患生死的交情,到底也是萍水相逢,你又何德何能要将我留下!”

沐乘云听闻此言,动作滞了一瞬,而后周身便散出几许冷冽异样气息来。方罗星见此,知道她是要动真格的了。

幽冥闪自然不惧。冷哼一声,一脚将那中毒的丐帮弟子踹到一旁,便收势静立于青川贯雪身前三丈处。方罗星知道,若是以全力相搏,她必不是沐乘云对手。但此时这坤道左臂负伤,又有边涯这个拖累,全身而退,非是不能。

沐乘云只一双杏眼遥遥看着她,衣袂无风飘舞,剑鞘中双剑清鸣,左足前移半步,起手便是要将人一击拿下的姿态。

“方姑娘此时收手,你我仍有余地。”

方罗星唇角浮现出一丝可称残酷的笑意。


霎时间只听得一声破空,沐乘云移步避过那只呼啸而来的短刺,右手一拍剑匣,止杀母剑锋芒毕露,掀出几道剑气,往那幽冥闪跃起处飞去。沐乘云剑法之精妙,剑气之绵密连环,已是天下独步,但方罗星却能于那层叠光影中身形变幻自如,游刃有余。沐乘云眉峰一叠,子剑在手中起了个利落剑花,提身便于剑意散尽时无缝衔补,纵使左臂负伤,掐不出剑诀,但看此番来势,也让方罗星有些应接不暇。

方罗星深知沐乘云止杀双剑的厉害,当下情势也只有缴去她兵器,方有可能脱身。于是后撤两步,想拾回钉在地上的短刺,未料沐乘云识破她意图,已断喝一声道,“且住!”便是秋水一剑。

方罗星只得迎上,一只短刃在手中左右抛接,堪堪挡下这番凌厉攻势。

评论
热度(6)
 
© 屏山夜谈/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