屏山夜谈  
生活是杂学,人是杂学家。

【丕司马】半晌贪欢 07 (旧文搬运)

七、解码


他挂下电话后盯着纸上的那些长短不一的点横,嘴角慢慢地翘了起来。


没想到荀彧还会这种东西,曹丕想。摩斯电码果然是十分有用,但他为什么要用这种方式提供线索?


手中的笔在纸上划过重重一道铅黑,力度大的几乎弄破白纸。他眼神阴冷如孤狼,虽然发不出鬼火般幽绿的颜色,但是比之更加可畏。


这样想来,荀彧的确帮了很大的忙,甚至超过自己的预想。


既然不在电话中详细谈论,那想必……已经被人监听了,甚至这几日的通话内容都在别人掌握之中。利用摩斯电码,混淆视听,也是警告监视者。


所以受到的一切阻挠……也可以变相地认为,依旧是那方施加压力么?


那么,可以拥有权力监听曹家的通讯,甚至伸出爪牙暗地里监视曹家的能有什么人?荀彧纵使隐晦地提及“军方”,曹丕也不能一下子搞清楚,究竟是谁。


当务之急,便是将这电码破译出来了。这一点倒是难不住曹丕的,他熟悉这些。甚至在剑桥时,他与同学比赛破译这玩意还赢了。


既然底子打得深,基本上是一看便知。


“这是……”


他皱眉看着被译出来的东西。荀彧给的电码很简单,长短不一,点点横横,也就那么两个字,却让曹丕略感棘手。在这些动脑子转弯弯方面,他要比之荀彧等稍逊一筹。


——“南京”


纸上的东西,破出来就是“南京”。


这已然是赤裸裸的明示了。


南京、军方、有条件监视、有权力去调动这些东西。


三条线索,只一眼,曹丕便有了答案。


竟是孙策。


第一,南京是孙家的地盘。


第二,南京的孙家,家里人大都是军方吃得开。也许盯上上海——曹家的地盘很久了。


第三,孙策在情报机关居高位。



不愧是孙家的大少爷,居然安插眼线,一路控制了上海的歌舞业。那么那晚,孙策说的什么“挤兑”、自己回给他的“强龙不压地头蛇”,竟是激了他么?


他一拍自己的脸,骂道,“你也是个傻逼。”



旖泓园的戏园子今天有些不太一样。


平日里,这里应该是歌舞升平、十分热闹的。甜妞儿的娇笑,戏子的柔情蜜意,贵妇大款进进出出,时不时还夹着两声《麻姑贺寿》《游园惊梦》之类的唱词。


可现在,园中那些曾经的暖树繁英、雕阑玉砌,都冷清离落了下来,气氛紧绷肃杀的让人连大气不敢喘一声。


“曹…曹爷。”


一楼戏园子管招待的管事战战兢兢地看着面前高大的黑衣男人,逆光中他脸上的恐惧快要冲破阴影将他的灵魂一块儿带走了。


曹丕垂眼看着他,黑色的披风在空中扬起,肩扣闪着冷冰冰的银光。他伸出自己的手杖,黑曜石的杖头在阳光下更是深邃无底,好像触碰了就会被灼伤一样。


他用手杖将管事隔开,披风一甩拂过管事的脸,下颌倨傲地抬起,看着管事的眼神像是看着一粒灰尘。


“滚开。”


他轻描淡写的一句话让管事如释重负,明明不是三伏的天气,他却已经出了一身的冷汗。这位大爷虽不张扬行事,但到底业内的名气还是大的很。那压迫感,真是吓人。


只看着那位曹爷披风一甩糊了他满脸,还没来得及拦住,自己就被曹爷的手下小弟们“请”到了一边。


“曹先生好大的火气。”这时候从后台转过来一位大长腿的冷美人儿王异,气温骤然下降三十度。冰山碰冰山,遭殃的永远是围观群众啊。


王异姐姐似乎也认识到了这个问题,考虑到自己的生意也是要做下去的,便先服了软,道,“曹先生许久没来,这次大驾光临又是为什么?”


“我就想见见你们周老板。”曹丕道。他挺欣赏这不卑不亢却又聪明灵活的女人,语气不如刚才那样生硬了。


王异见对方没有为难自己的意思,也没有继续僵持下去,便道,“请先生随同我前去,不要影响了我们戏园子的小小盈利。”


曹丕略略有些自嘲的一笑,道,“好说。”


评论
热度(7)
 
© 屏山夜谈/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