屏山夜谈  
生活是杂学,人是杂学家。

[丕司马]只有曹二知道的世界

只有曹二知道的世界

cp 丕懿 Little惇操

分级:NC-17

简述:一根教鞭引发的血案。

警告:OOC!雷!雷!雷! 吐槽役仲达,作死逗比曹家父子。
中短篇。欢乐向。










一、

有一天晚上,曹二的父亲问他,今天怎~么不~开心。

曹二说,在我的想象中,有一位好老师,美貌~又有才,教学肯定棒。


以上都是胡扯。


简而言之,就是曹二公子某天忽然感到人生啊真是寂寞如雪,美女——不,人妻是填补不了内心的空虚的,他需要一个人来和他谈理想谈诗词歌赋人生哲学。

甄姬大方地表示你去吧,我还要鼓捣头发呢。

郭女王则不耐烦的用行动向他证明只要你在床上别花样翻新怎么作死都随你。

是的,曹二有些沾沾自喜地想着,我的女人就是这么有个性。


从这一点上曹二真不愧是曹丞相的好儿砸。


听过儿砸的肺腑之言以后,曹丞相握着儿砸的手,一双霸道总裁文中经常描写的鹰眼泛起不那么霸道总裁的水光。

曹丞相言:丕丕,粑粑懂你。

曹二说粑粑你不要哭。

曹丞相说真是太感人了。不过粑粑眼睫毛掉眼睛里了。有点痛。你给粑粑呼呼一下。

曹二撅着嘴准备呼呼呼,一口气还没呼出去就被一直在旁观的夏侯蜀黍揪住了后领,差点没噎死。

蜀黍略有些恨铁不成钢。

蜀黍:子桓你葡萄吃太多口气有点重。别呼。

曹丞相哼唧两声道元让你不能阻止我们父子俩共享天伦之乐。丕丕莫怕。粑粑不嫌弃你。尽情的呼吧。

元让蜀黍想说呼个鬼!呼你妹!你特奶奶的才多大就天伦!伦你妹!但考虑到曹丞相的妹也是他妹,于是他深吸一口气,说,孟德啊你眼睫毛太脆弱我怕子桓全给你吹下来。

曹丞相半晌没说话。

夏侯惇趁着他深思熟虑的时候赶紧招呼曹二回去,并保证很快他的人生就不会寂寞如雪了。

曹二点点头就差说良辰必有重谢,然后挥一挥手不带走一片云彩。


曹二前脚刚离开,后脚曹丞相极小声的抱怨了一句:

是呼不是吹啊。


不得不说在抓重点这一方面曹丞相的优良基因也遗传的好极了。

譬如他四儿子阿植在一不小心惹毛了傲娇的二哥之后,为了使得哥哥回想起昔年的快乐时光大笔一挥写下《感鄄赋》却描写了好一通他的梦中女神——以至于被后人讹传为《感甄赋》再到《感甄氏赋》甚至于《洛神赋》——活脱脱给神化了他嫂子并且让他哥强行戴了一顶千古奇冤·绿帽子。这重点抓的,也能称得上是一绝。

阿植用血的代价告诉我们,一个写惯了抒情叙事和一个写议论说明的是无法用文章进行沟通的。


古人诚不欺我,诚我不欺。


以上皆是闲话,不必当真。


花开两头,各表一枝。这边厢曹二一边提笔风月并苦思冥想怎样改变寂寞如雪的人生,那边厢曹丞相已经开始紧锣密鼓地准备敲定人才。

而肩挑重任的,不是别人,就是曹丞相自己。也不要问为什么曹丞相撇下若干折子不阅,偏偏要来挑个无足轻重的西席。其实,原因是简单的,答案更加粗暴。这就好比皇帝挑儿媳,第一口总是自己吃。也许第二口也得从别人嘴边上攫。真碰上任性的主儿,人想要也不怕是吃剩的。


这话虽说难听点儿,但好歹是个正理儿。


曹丞相其实,是有点儿选择困难症的。不然也不会老是头疼。你想,那么大的事儿,那么多方法,选对了造福百姓余荫后世,选错了再抢救也真难。

这么几个人,个个儿都挺好。老曹家选下属不像选情儿,选下属那得层层把关步步试探,选情儿的话,人妻就行。

咳。日行一黑。笔者爱的深沉,爱的深邃。


要说给二公子当家教,没点儿真材实料可不行。自古以来,帝师难为,更别提还不是帝师的师了。积极踊跃报名被人误会攀高枝,不积极踊跃报名说你爱藏私;屁颠屁颠上任觉得你太心急,悠哉悠哉赴旨嫌弃你不严谨;教好了学会玩心眼子是你不对,教不好学不会玩心眼子还是你不对;升级成帝师了用不着你了放鹤归田去吧,升级不成帝师,要你何用!

就这待遇你还得感恩戴德。

也有师徒情深传为美谈的,不过都说美谈了,那肯定也不是常事儿。

呜呼哀哉。各位早就知道结局的看官不要吝啬,给未来的西席烧点同情的纸吧。


但,就算是这样,还是有有志青年踊跃报名的。杨修先生就是一个。

杨修先生好啊。多聪明。

可惜曹丞相不喜欢。

曹丞相觉得我是个神秘的人,我的心思要比女人深三千尺。

但是这个杨修!猜我猜的这么准!一定是一个风月老手!太淫荡了,不要!

什么?你说郭嘉也是风月老手?那不一样啊!我就喜欢郭嘉猜我猜的准!爱卿有意见就促膝长谈,没意见就圆润的离开。


杨修先生,不怪你聪明,怪只怪那三千尺啊。


最终,选择困难的曹丞相决定使用随机取样法。只见他老人家大喝一声,快准稳狠地从花瓶儿里揪出一个纸团团。展开一看,哦哟,司马懿。


其实这个人曹相自己有点想用的。真的只有一点点哦。不然他不会再七要求人出仕的。

但是,这个人居然装病拂了他的意。

本总裁,啊不,本相不能忍。很好,司马仲达,你很成功的勾起了我的兴趣。


于是他冷冷的招呼旁边的夏侯惇,道,天凉了,让司马懿来报道吧。

夏侯惇:???

过了三秒。

夏侯惇:哦。



其实,司马仲达,又名司马·曹家三代高领之花·仲达,接到这个召令的一开始,他的内心是拒绝的。

为什么呢?

因为他要装逼啊。

好基友孔明都装了三次,我怎么也得装个三次的平方吧。*(注)

仲达达如是想。

然而,从这次的旨意中,敏锐如他嗅出了一丝不同寻常。

有什么不同寻常的呢?

传达这个召令的是夏侯惇啊有木有!并且排场真是小极了有木有!只有一个人啊有木有!还杵那儿当尊雕像啊有木有!就啪叽扔给自己一道文书啊有木有!
太随便了啊有木有!


这不是一丝不同寻常。这是一坨。


这个当家教的活…看来是不能不接了。
仲达达有些悲伤,不过最终还是选择迈出这世纪一步。*(注)



注一:这个设定只是我的脑补。司马徽先生与司马懿是亲戚,小时候在司马徽家里修习,认识了基友诸葛亮。幼驯染组,相爱相杀(不)。但是正史中究竟怎么回事这个笔者就不知道啦。

注二:仲达达出仕的一开始真的就是为了陪丕哥读书的😂

评论
热度(29)
 
© 屏山夜谈/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