屏山夜谈  
生活是杂学,人是杂学家。

今天被郭敬明刷了屏。

本来对这件事情兴趣并不大,甚至是强烈反感拿这种问题炒热度的行为的,但是并没有打算说些什么。直到在某个群里,某个人提到之后,我对她那种看热闹不嫌事大的态度以及恶语中伤感到极度反感。

长期以来,郭敬明是我最不喜欢的作家,甚至不能够被称为作家的人之一。个人的好恶是无法轻易改变的,同样我对郭敬明的一系列行为也是持否定态度的,但是这并不妨碍我不去讽刺他,不去以言语中伤他。

事实上我做梦也没有想到自己有一天会为郭敬明说些什么正面的事,但那是肯定的,这个人已经没有了名誉人,多半是自己作的,但是他自己的选择,我们无从指摘。我们能说的,只能是“我以为会怎样,但仍然尊重你的选择”。

伏尔泰曾说,我不赞同你的观点,但我誓死捍卫你说话的权利。

当然,我个人不可能是伏尔泰一样的人物,而郭敬明永远也不可能成为卢梭,但我想去保护的不仅仅是一个人不被恶意评价的权利。

评价应当是客观的,不论用词精准与否,带有感情的评价一定是有失偏颇的,但诚然,完全客观的评价是不会绝对存在的。一旦评价超过了其允许的限度,就会产生奉承或低劣的落井下石。

再对于群里妹子所言“我认为这件事跟你没关系,就像你看到两条狗在打架,你会去管吗?”答案首先,当然是否定的。李某和郭敬明之间的一系列纷争或者是曾经某个人想强x另一个,这都跟我没有关系。我不会管他俩打不打,但是我需要旁观者保持自己应有的态度和立场。太多人选择在黄狗黑狗打架的时候冲出去大喊黄狗傻逼或者黑狗智障,太多人选择在旁边围一个圈低笑打得越凶越好,有没有人只是路过?有没有人只是在想下回要教好自己家的白狗?

不无嘲讽地说,喊人家傻逼和幸灾乐祸的,往往也都是黄狗和黑狗。

最后来说一点名人效应。名人效应,热度,流量,在这个全民娱乐的时代已经非常熟悉。我并不对此持反对态度,但是需要明确的一点是,热度的来源不该是隐私。大家喜欢八卦,喜欢话题共享,喜欢参与,没有问题,距离越远越好奇;但八卦一下也就算了,话题一下可以终结了,参与太多会厌烦的,适当拉近距离也没什么不可以的,但是距离太近是要刺伤人的。

用隐私,用性向,用花边,用出轨或离婚来炒作,是让人不齿的。

也许我希望的就只是:

——“大红是个同性恋!”“好吧祝她幸福。”

——“大白在老婆孕期间出轨了!”“鄙视他。”

——“大黑交往过三十多次还是没谈成!”“幸福会敲门的,独身也没什么不好。”

——“大黄离婚了!”“…哦。”

评论
热度(11)
 
© 屏山夜谈/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