屏山夜谈  
生活是杂学,人是杂学家。

【双蓝】杳杳 03

三、

若一个人不想听到什么事,只需捂住耳朵就是了。但相反的,一个人想知道什么事,却又有些波折。

修真的好处便尤显于此,想知道什么,捏起指头来掐算一番,倒不愁不知道。而清楚与否,却又要另说——毕竟天机、天道,总不会那样直白明了。

在姑苏求学时,魏婴曾撺掇着聂怀桑一干人等找个天时地利的日子掐算着玩儿,被路过的蓝湛撞个正好。魏婴素来是爱逗他,便强拉着蓝湛来算。

蓝湛问:“你算什么?”

魏婴就捂住嘴嘻嘻地笑,笑得旁边站着一脸嫌弃的江家少主恨不能一脚踹死这个祸害算了,笑得蓝湛心里直发毛。

好容易魏婴一个人稀奇古怪地笑了个够,便扯了蓝湛的袖子硬按着他的手看掌纹。那手掌端的是冰玉骨肉,指腹掌心几线薄茧,线条分明,除却白的怕人这一点,倒令人不由得感叹一声风骨天成。

“哎,地纹长且实,二公子体术修的还好啊?…人纹直的,啧…你这人,不好对付。这个天纹嘛——”话未尽,吊着满嘴的余音抬眼偷瞧蓝湛的面色,却看见他几不可见的红了耳根。魏婴心里偷着乐,抓着蓝湛的手左摆摆右看看,蓝湛只觉得自己被猴子一样的看着,又害怕魏婴真能看出什么来,心里倏然就生了怒火,攥起手就要走。不成想魏婴正有防备,知那仙衣扯不烂,悄悄藏了个线头在手里,蓝湛一挥手,那衣袖便嗤啦一声,顺着开线的地方脱了半寸下来。

蓝湛的脸色刷地变了,正要发作,便听见罪魁祸首高喊了一声:“泽芜君好啊!”

江澄那边白了他一眼,便正过身去向前辈打招呼。蓝涣可巧正看见一群少年中的蓝湛,便走了过去,向江澄等人还了礼,才开口道:“你们在做什么?忘机,怎么生气了?”

蓝湛正冷着一张脸,袖子坏了的那只胳膊背在身后。蓝涣看他这样,便笑了,“怎么,谁把你袖子扯了?…可猜又是魏公子了。”

蓝湛也不说话,一个拳头藏在藏不住的衣袖里握了松松了握,周身散出的寒气吓得几个胆小的不住往外挪。魏无羡就好脾气地道,“哎,也是我错,泽芜君可别罚他。我前几日在藏书阁里看了些手相之类的书,便总想出来卖弄卖弄。算准不准是一说,大家开心就好啦。”

蓝涣一听就失笑了,“忘机便是这么着生了气?那书我虽也看得差不多,倒也没这么玩过。忘机本就是极重私事的人,不过这事倒也…”

魏婴便奇道,“泽芜君也通相学了?哎,其实我方才实在不是有意冒犯蓝二公子的,实在是才疏学浅,看到天线竟读不懂了。”他一面说,一面摆出副十分苦恼的模样,“虽然真有些冒犯,但我实在特别想知道,蓝二公子的天纹…究竟是个什么样的。”

蓝湛横眼或许,嘴唇抿得死紧,一双眼睛死盯着魏婴那嘴,恨不得拿线缝上。好容易等他说完了,才开口冷声道,“魏婴,你究竟想做什么?”

“天纹主情,当然是看看二公子的情路咯。”

蓝湛听得此话,一双颜色浅淡的眼睛便稍眯了起,回道,“这等俗事,竟也拿来问天。”话方说完,便拂袖离去。

别人瞧着那背影仍是孤高出尘,但蓝涣看去,却是怒气 冲冲——“魏公子,倒多谢你了。”他转过头来第一句便是对被蓝湛噎得无话可说的魏婴道谢,“我这弟弟生性严谨了些,古板得很…这样倒也很好。”说罢,他再向这群有些茫然的晚辈施了一礼,便舒舒然走开了。

魏婴看着蓝涣离开的模样,戳了戳旁边的江澄,道,“我怎么越来越看不懂了。”

江澄一巴掌扇在他后脑勺上,骂道,“就你话多!”

蓝湛醒来时,眼前恍惚还有当日蓝涣那样不设防的、温柔体贴的笑容。他伸手向空中探去,只触到沉沉的黑与轻软的帐幔。梦到年少时候的人与事,对于现在的他而言,或许是最大的慰藉。

自蓝思追向他知会了蓝涣打碎杯盏、拒不见人的事后,已经过去了半月有余。半月来,无论他怎样做,是亲自送过饮食、还是跪在寒室前苦守,蓝涣都无动于衷。叔父知道此事后,强令着弟子们要破开禁制、将蓝涣拖出来请家法,但皆被守在门前的蓝湛斥退。

“你们真不愧是亲兄弟,个个都要把我这把老骨头气死过去才罢休吗!”

蓝湛不清楚蓝涣能不能听到外面的动静,但蓝涣曾对他说过,若一个人不想听,便什么也不会听,听不到——他是这样说,也打算这样做了。

他便顶着蓝启仁口中的“不肖”“不孝 ”,直直地越过一众小辈,看进叔父那双写满愤怒、担忧、失望和期待的眼睛。

“叔父,”他说,“兄长现在的处境,更甚当火烧姑苏、藏书阁被毁之时。”

“兄长素来是重情忘我之人。我幼时丧母,唯有兄长怜惜,十余年来如父如师。后姑苏被毁、父亲重伤不愈,兄长身上重责,更为艰巨。再后射日之征、三尊鼎立,无一日得闲、无一日懈怠。赤锋、敛芳不和,无他斡旋,天下苦矣。

“金光瑶事败,挟他作质,稍有不慎,便天人两隔——而如今,当世之下,嘲其庸者有半,贬其格者又半,臆断其罪不可赦、死不足惜者又半,知其心也、感其身也者百不足十。

“是以万人皆负,唯我不能再负。”


说罢,他便长揖于蓝启仁前,“——求叔父成全。”

————————

妈的我就是蓝涣吹。吹啊吹啊我的骄傲放纵!

大哥这么辛苦,为什么还有人要黑要骂。今天我要站在弟弟的角度分析问题。

手相那个其实分得可细了,有兴趣可以查查看。天纹就是情感线,地纹是生命线,人纹是智慧线。据说在天纹和手指之间还有婚姻线,我愣是没看出来,可能这就是为什么我是独身主义吧哈哈哈哈。还有那个事业线啊哈哈哈哈大家觉得好玩就看看吧总之都挺好找的,手纹乱的就有点不好说了。

哦对,有小伙伴问我是不是忘羡,我只能说我是啊,但是我不写,比起忘羡更喜欢骨科啦。这里头忘羡可能就是闺蜜(???)关系哈哈哈,那个,恩,如果实在是觉得有西皮感,只能怪老祖说话方式太暧昧😂😂😂不愿意怪老祖的就怪我ooc哈!

评论(16)
热度(93)
 
© 屏山夜谈/Powered by LOFTER